|   网站首页
   |    关于我们   |    企业动态   |    渔业生产   |    生态旅游   |    品牌产品   |    资源管护   |    人文历史   |    政策法规   |    下属机构   |    视频音频   |   
在线商城

热门文章

相关文章


·没有相关文章
 

相关专题


·专题1信息无

·专题2信息无
       网站首页>>生态旅游>>传说、艺文
  共有 3286 位读者读过此文   字体颜色:   【字体:放大 正常 缩小】    
【双击鼠标左键自动滚屏】【图片上滚动鼠标滚轮变焦图片】    
 

散文

  发表日期:2015年7月30日          【编辑录入:内蒙古呼伦贝尔呼伦湖渔业有限公司版权所有】

() 

草原上的渔场

张焕章

 

5月,我从边疆城市—-满洲里出发,走过绿色的草原,访问了达赉湖渔场。

达赉湖渔场是个解放后由国家经营的渔场,北面和西面靠近苏联和蒙古。从地图上看,好象是一叶斜躺的扁舟;可是当我实地一看,原来竟是如此浩瀚!每天如果绕湖行走八十里,也要花十天时间才能走完一周。站在湖边远望,湖波漫漫,象一片浩荡的大海洋!来自大兴安岭额尔古纳河的上游――海拉尔河,流自贝尔池的乌尔逊河和发源于蒙古肯特山的克鲁伦河等河,日夜向达赉湖奔流。

我望着平静如镜的湖面,曾惊奇地想过,在茫茫无边的草原上,怎么会有这样一个美丽的大湖呢?一次,一位七十二岁的蒙古族老牧民阿比利米他请我到他蒙古包作客,才明白了湖的来历。他一边亲切地叫我喝奶茶、吃奶干子,一边对我说:

“达赉湖早先是个大草甸子,只有几个小泡子。那时,冬天来了,成千的牧民就赶着牲畜来这里过冬,是个暖和的冬营地。有时还在上面赛马呢!但在我二十五岁那年,牧民们从这里移到春营地不久,忽然一天从大甸子里传来了‘轰隆轰隆’的巨响,没过几天,满甸子是水啦。后来,乌尔逊河等也流来赶热闹,就成了今天的大湖……”

这湖的形成多奇妙啊!

但使我更感兴趣的,倒是湖里有那么多的鱼――除鲤鱼、鲫鱼、鲇鱼、狗鱼、白鱼等五种主要鱼外,还有哲罗鱼、麦穗鱼、虾米……有一次,渔场会计陪我去看打鱼,他拿起一顶晒在水边的小兜网,随手一捞,就打出三条一尺多长的大鲤鱼。渔民们形容湖里的鱼多说:“水多深,鱼就多厚,哪里有水,哪里就有鱼。蒙古勒勒车滚过水,也会滚出鱼来!”渔场场长包冠海向我说,据估计,湖里鱼的储藏量有七百万吨。每年渔产销到了齐齐哈尔、哈尔滨、长春、沈阳……远销到苏联。

这么多肥胖的鱼群靠什么生活呢?

你看看青青的湖边,牧草多么繁茂;成群结队的壮壮的牛羊、马匹、骆驼正在吃草、饮水、嬉戏……任何一个在场工人都可告诉你:

“这还不明白吗?——湖水哺育着草原;草原又养育着牛羊、马群……,它们在湖边排泄的粪便和草原上的草末子又被风吹水冲送入湖里,鱼群就有了吃不尽的饵料!牧场—渔场在互相哺育着啊!

当白雪覆盖着草原的时候,达赉湖产鱼的主要季节到了。“白毛风”在怒吼,寒暑表降到了摄氏零下四五十度,这正是渔场欢庆丰收的冬天。渔民们英勇地与严寒搏斗,在冰下为国家忙碌地进行着捕鱼生产。去年冬天,老渔民姜元堂领导的打鱼队,曾一网就打了三十吨和四十吨的鱼各有两次,全渔场去年一共打了四千八百四十八吨鲜鱼。

现在,正是春季打鱼期,东河口于景欣打鱼队已超额完成春季打鱼任务一倍多了。

达赉湖在欣欣向荣地前进。今年渔场投资比去年增加十倍,新的渔场正在开辟,湖畔新房舍正在兴建,三十五个养鱼池也动工了,……渔场将要走向不但打鱼,而且还要人工繁殖鱼;进行鱼类杂交,培养新品种鱼的工作也要开始了,将来,达赉湖畔上还造起环湖马路、水力发电站、鱼类加工厂……

达赉湖渔场正在旭日初升啊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原载《中国青年报》1956620日第1

 

 

 

   

卢盛法

 

天穹湛蓝,天边一颗大星星闪动着晶亮的光芒,人们还在沉睡,在这天将破晓的时候,我们的小汽车冲进黑茫茫的呼伦贝尔草原,奔向达赉湖渔场。

司机同志是个寡言少语、举止稳重的年轻人,但是开起车子来,却这样毫无顾忌,任情地用最快速度疾驰,以至烈风猛扑,车篷颤抖呼啸,令人心悸! 过了一刻,证明我们的担忧实在多余,因为我们也感觉到了草原上的道路是多么平坦、柔软、舒适!

曙光从天边升起,草原苏醒了,便立刻显出了它那迷人的金黄、鲜绿的姿色。蓝得透明的空中,三三两两的地鵏,展着灰白大翅,飞向黎明的天边;鸟雀欢快地叫嚷着冲下来,亲吻草原。……从草原的东方,一层层白云,缓缓地向前方公路游动过来,定睛看去,却是今天最早出牧的羊群。突然,不知从哪里冒出一个骑马的牧人,他的忠实助手——两只高大、机敏的牧羊犬紧紧跟随着,一直冲到羊群前面,把羊儿拦截回去。西方的绿草地上,布满了黑褐斑斓的花牛群。它们心安理得,悠闲地吃着青草。一头身着黄白花衣的大乳牛,站在道旁,瞪着惊讶而骄矜的眼睛望望我们,粗犷地吼叫几声,是欢迎我们,还是呼唤它那淘气的小犊儿?举目四顾,草原的早晨,充满了生气勃勃的景象。

汽车顺着一条笔直的道路前进着……渐渐地,草原象一面绿色大影壁似的迎面竖立起来,而中间一条黄茸茸道路,一直通天而去。这简直是谜一样的道路,一条引人充满绮丽幻想的道路!车子到了那里,我们跃出草原,将会看到怎样的世界?难道真的要飞进空中去行驶?

这时候,一直沉默的年轻司机同志活跃起来了。他向我们赞美这条“天然公路”比城市中的柏油路还好,“没有花费一工一料一个钱,全是我们的汽车跑出来的!”难怪他这样骄傲、自豪!不就是他和他的伙伴们,把千百吨鱼从百里外的达赉湖渔场,运送到火车站,然后,目送满载鲜鱼的列车开向全国各地的么?

草原上空,浮着浓黑色的云块,仿佛水墨画家奇妙的笔触,故意在广阔的天空大画纸上滴上一滴墨点,然后,迅速地把这饱含水分的墨点渲染开去,匀称的淡墨色就染满了天空,透出白蒙蒙的云烟,弥漫了整个天际。这时候,车子已经攀登到通天道路的顶端。“达赉!达赉湖!”随着司机同志快活的喊叫声,在草原下方,蓦然闪出一片银灰色亮光,水银一般地掩盖了草原……宽阔的达赉湖,静静地依偎在草原的胸怀中,随着轻风,闪动着银白的微波细浪。湖心,升腾着浩渺的烟雾,在远方,渐渐地和天空浑成一体,只见几只白色鱼鹰飞翔其间……达赉湖,原来如此清淡雅致,这样深沉宜人,使人迷惑!这使我们理解到,年轻的司机同志尽管生活在它身旁,千百次亲近它,可还会如此激动的原因了!

达赉湖,祖国最北方的大湖泊,它是镶在内蒙古大草原上一颗珍珠,是它离我们太遥远,还是太生疏,竟被人们遗忘了……很少听人们热烈地来赞美它!但是,性喜沉默而又谦逊的达赉湖,一点也不怨艾,它不声不响,甘心乐意地伴着草原,使草原增加美丽和财富,并且把她养育的鲤鱼、白鱼、鲫鱼、鲇鱼……默默地送到数千里以外的呼和浩特、包头、沈阳、天津、北京等48个城市,送到许多兄弟国家和南洋一带。

在达赉湖边游牧过的老人说,古代传说,这里原是九眼泉水,九个小水泡子,也不知何年何月,洪水暴发,把九个小水泡子联在一起,成了一个大水泡子——达赉湖。但是,这一汪秀丽的清水,特别惹人动情、爱恋。草原上到处传诵着它的美丽。这消息激动了三条大河,它们先后穿过数百里草原,奔流而来,向它倾诉情怀。额尔古纳河的一条支流向它流来了,蒙古人民共和国境内发源的克鲁伦河向它流来了;贝尔池流出的乌尔逊河,也向它流来了。它们把全部热情流注给达赉湖,达赉湖就渐渐地成长了,体态日见丰满,越发娇艳动人!如今,环湖一周,要走上350里。但是50年前的达赉湖,只有现有1/3大;30年前,也不过现在的一半大……达赉湖,象所有曾经遭受过苦难的祖国土地一样,也遭受到日本鬼子的摧残、掠夺。敌人在这里野蛮地捕捞,大鱼小鱼儿被捕捞殆尽。达赉湖被蹂躏得形容憔悴,奄奄一息!解放以后,建立了渔场,才医好了达赉湖的创伤。使它日益恢复了元气,又变得健美起来。

我们的车子准备直奔湖边渔场,但是道路却被千百只北京鸭阻挡住了。原来我们到了渔场的养禽场。又白又胖的北京鸭,一个个突着肥大的胸脯,蹒跚而傲慢地边叫边走,不肯让路。沉着的司机同志也象慌了手脚,急切地左扭右拐避闪它们。

这个养禽场是在去年大跃进中,由渔场工人办起来的。不仅有这样多的北京鸭,而且还有数千只来亨鸡。鸡鸭在这里度过了冬天,大量繁殖,供应城市。工人们还在附近种了百多垧菜地;除了满足渔场七八百人的需要,还把三十多万斤的大头菜、辣椒、布留克……输送到城市。为此,满洲里市人委曾赠给他们一面红旗,奖励他们大力支援城市副食品的供应。

等我们艰难地走出鸭群,天空已下起毛毛细雨。劲风吹来,遍体透凉。眺望湖边,岸旁停着一叶小舟。辽阔的滩头,铺着一面百多米长的鱼网;还有一排排卷起的芦苇席,里边卷着“鱼皮子” ……这时候,捕捞队队长宋钦义同志从帐篷中迎了出来。他生长在渤海边,今年已41岁了,但是,却在达赉湖上度过了24个寒冬。他那朴实、红铜色的面容,一望而知,是个刚毅、坚强的人。

雨轻轻敲打着棉布帐篷,窗外,细雨纷纷撒落湖上,淡绿色的湖水漾起万千涟漪……宋钦义同志准备向我们描述达赉湖的壮丽风光。这时候,年轻的工人也拥过来倾听……

宋钦义眼里洋溢着饱满、热烈的光芒,怀着无限深厚的感情描叙达赉湖——

眼前景色,还不是达赉湖最美丽的景色。在晴天的日子,天空瓦蓝,湖水鲜黄、墨蓝,色彩绚烂而多变。那时候,尤其使人迷恋、喜爱!不要看它现在那么温驯,有时候,它象顽皮的野姑娘;有时候,又象个怪物。多么不相称的奇怪的比喻!当大风吹来,湖水沸腾起来了,那泡沫飞溅的白浪头,冲向瓦蓝清亮的天空。渤海、黄海上的浪头也没有它猛烈。一般海浪,一个接连一个,匀称而有规律。但是,达赉湖上掀起的浪头,却不可捉摸,看看犹如明镜,突然掀起暗浪,翻扬起不规则的三角浪花,防不胜防,不要说撒不下鱼网,就是摇船摆渡,也有复舟灭顶的危险。这岂不是又野又怪的脾气!因此,数十年来,没有人打明水鱼。我也同样不敢触犯它。去年的大跃进运动,激励了我。我独自一人,驾着一条小木船,摇着双桨,冒着六级风浪,横渡百多里湖面。一场惊险的搏斗!但是,这却证明了达赉湖不是不能制服的。如今,全渔场都在打明水鱼了。

达赉湖真正的打鱼季节,是在严寒的冬天。达赉湖最美的时刻,也是在严寒的冬天。

每年9月末10月初,呼伦贝尔草原上空便飘下了第一阵雪花。绿色的大地,顷刻间披上了黄橙橙的冬装。风一阵比一阵猛烈、寒冷。10月中旬,或者稍稍晚一些时候,伫立在达赉湖畔,就会听见一阵阵细碎、清脆的“擦擦”声响,是冰凌踏着轻悄的脚步,从湖面走来。于是,湖面结成一片透明的薄冰。一经阳光照射,薄冰迅速消融。又一阵冷风吹来,湖上响声更见清亮悦耳,而冰层却加厚了。就这样,冰一次次融化,又一次次凝结……当湖冰冻结得十分厚实了的时候,狂风大作,将冰刮得破碎,冰片冰块互相冲击,发出动人心魄的轰然巨响,刹时间,在湖面上矗立起无数尖锐而高大的锯齿形冰柱、冰峰。有的冰面虽然未被狂风吹破,却被刮得凸起,宛如一座座冰山。这时节,如果太阳出来,晶莹、透明、雪亮的冰峰冰柱冰山,将反射出夺目的蓝色光芒。湖面上就会形成一个绮丽多彩的世界!但是,这样美妙奇景的日子不多,冰湖上空,总是阴霾的日子居多。阴沉的天空不飘大雪,也飘落着蒙蒙清雪。天气一日冷一日,冰越冻越坚硬。冰冻一米多厚了,冷气却又来冲击冰层。几十里、上百里湖上传来如雷的巨响,冰层再被冻裂,有的地方会裂成几米宽、几里宽的大裂缝……风雪漫天漫地飘舞,草原、湖面,盖上一床厚厚的白绒毯。大风又卷起雪团,不久,冰湖上又堆起一座座雪山。这时候,如果你坐着爬犁,冒着严寒来到达赉湖,你将百倍地赞叹它的冰天雪地的绮丽壮观!但是,更大的赞美应该属于打鱼工人。

从湖面第一天结冰,捕捞队长的心便振奋、激动起来了。首先,他迎风站在湖边观察风向,注视冰怎样结冻;然后,他第一个踏上冰层,检查冰是否冻结实了,探索、判断鱼群的去向和潜伏的所在,选择、确定渔场。他把一面一面小红旗插在冰雪上,这表示“本队渔场在此”,别人见了,自会走开,另选渔场。

早晨两点钟,当人们还在温暖的房中酣睡时,捕捞队的工人便起床了。准备停当,饭后三时,每队21个人,用12匹马拉着四张爬犁,载着巨大的鱼网、走杆、钻冰工具、大绞盘……冒着零下四十度左右的严寒,向混混沌沌的冰湖渔场奔去。

一到渔场,立刻展开了一场坚韧、紧张的战斗。

工人们脱掉厚厚的羊皮大衣,只穿着贴身的绒线衣,向冰岩搏斗。先在冰层上开凿一个两米多长的长方形下网眼;然后,向两边每隔四五米打穿一个小冰眼,如同扇面形状,伸展开去,这样要开凿200多个;最后,打一个三角形的出网口。冰冻得异常坚硬,一钻下去,只溅起几块碎冰屑,于是,工人们成百成千成万下的钻打着。个个头上、身上冒着热汗,人人被一团白雾包围着,而寒冽的风雪不断地侵袭他们。有人下巴挂着冰柱,如同白胡子老头,有人脊背铺满白霜,凝着薄薄的冰层,如同穿了银亮的盔甲……这时候,风越狂,雪越大,人也越振奋、抖擞;冰越坚硬,人的兴致越高,干得越有劲。勇敢、坚强的捕鱼工人,毫不畏惧,一心一意地向冰岩战斗,直到冰岩被打穿屈服为止。他们知道为国家积累财富,应该使出全副精力。

下网了。要把700多米长的大鱼网送进冰岩下面,不是容易的事。冰下倒立的冰峰常常挂住鱼网。于是,工人们在网边坠上三十多米长的走杆,顺着扇面形的一个个小冰眼插下钩具,夹住走杆。这样,马才能拉动绞盘,铺开冰下鱼网,兜捕睡在湖底的鱼群。要起网了!三角形出网口,人人心中多么兴奋、紧张!鱼如喷泉一般跃出冰孔,十几斤重的大鲤鱼,肥大的鲫鱼……一蹦跳出来,马上全身披上一层白亮的甲胄,一会儿,便直挺挺地动弹不得了。工人手持铁铲,开始冰上“炒鱼”,因为不立刻翻摆,鱼便会冻成一团,再也凿不开了。一网捕到的鱼,常常是10吨、20吨……多么富饶的达赉湖坷!可是需要多么艰辛、顽强的劳动呵!

在如此寒冷的冰雪中,有时候,脸冻得僵木了;手上带着皮手套,手指冻得紫黑了。于是,他们就抓起一团“热”雪来揉搓,使凝固了的血液暖和起来、流动起来。在如此寒冷的冰雪中,渴了,便舀起湖中的冰水喝几口,不能喝热水呀,如果喝一口热水,牙齿就会迸裂。也不能带饭,再厚实的保暖设备,取出的食物还是冻得硬梆梆的,咬它不动。……

夜里9点、10点钟了,他们才坐上爬犁回家。回家,又要经过一段艰险的历程。天黑,风雪漫天漫地,在伸手不见五指中,赶马前奔,稍一失慎,不但有陷进冰洞的危险,也常常会迷失方向。这时候,尽管湖边高高的吊杆上,已经燃起几盏大汽灯,但是在这辽阔的湖上,遥遥相距数十里,甚至上百里,很难望见。有经验的队长、工人,从早晨一上冰,便记住了风向;这一天里,不论风向变了多少次,他全记在心上,夜间回家,他们按着风向,胜利地返回家中。

宋钦义同志把他们的艰辛劳动,说得那么轻松,越讲越兴奋,使我们简直听得入了迷。以至在他停歇下来的当儿,我们才听到雨打帐篷的淅沥声响。从窗口眺望达赉湖,它好象已经听到人们在谈论自己,尽管并非由于它的缘故给工人带来艰险困难,它还是感到害羞了似的,躲进了烟雨幕中。可是透过烟幕,隐约闪动着它那净白的身躯,越发显得动人,更引人迷恋!

我们必须向达赉湖和它的主人告别了。因为雨越下越大,再延宕时间,汽车便不能在草原公路行驶了。

在回来的路上,我们还是在草原上一座红色厂房前停了下来。这是渔场的罐头工厂,这个厂也是在去年大跃进时开始建设的,现在已经开始生产了。

我曾访问过一些工厂,也曾为那些工厂的宠大规模和先进设备,以及工人同志的劳动热情所激动,感到自豪。如今,在看了这个设备并不复杂、生产量还不高的小工厂后,我却仍然不能控制自己,仍然激动不已。

车间很小,要参观他们的全部生产过程,如果走快一点,也许只用五分钟就够了,最令人感动的是这些年轻工人。他们是38个姑娘,26个小伙子,年龄最小的十六、七岁,顶大的才23岁。他们大多是小学、初中毕业学生,经过不到一年的学习,便正式参加生产了。他们个个身上散发着蓬勃的朝气。那些刷鱼的姑娘,那么细心,把小白鱼刷得透亮;在油锅前的小伙子,手持漏勺,一遍遍地搅动鱼块;那些配制香料、装罐的姑娘、小伙子,目不转瞬地注意着磅秤;消毒加热机器温度很高,可是那两个小伙子却一动不动地在旁边注视着,任汗珠淌到脸上,也忘了擦拭;封口机不停地送出罐头,这时候的罐头筒热度在八十度左右,可是那负责检查的小伙子,却不顾烫热,抓起一个个罐头细细查看,不准一个不合格产品从他手中逃过……

这些年轻工人胸怀大志,他们开始起步,便要生产出达到出口水平鱼肉罐头。今天,他们特别严肃、紧张,还有一个原因,原来出口贸易机关的一位同志,来给他们的产品作鉴定。他们在学校、工厂学习的时候,经历无数次考试,可是从来没有今天这样悬心,许多人连饭也吃不安稳。他们一边劳动,一边盼望老师傅带来产品是否合格的消息。

葛绍山是一位经验丰富的老师傅,也是一位热爱自己工作的人。当学生(他的徒弟)把他带到渔场罐头厂(他不愿意说是自己带学生来的),路过海拉尔,偶然在一家店铺中发现了月桂叶,他如获至宝,买了一斤多。他想,厂子刚开办,香料不一定齐全呵!果然,他用上了这香料。今天,鉴定产品,也许他的心情激动程度一点不弱于年轻工人。可是,他毕竟是经验丰富、出色的老师傅,一点不露声色,镇定地面对着这场考验。

他取来了八种罐头,当众打开,倒在一个个小盘子里。盘上,立刻呈现出琳琅满目的色彩,散溢着诱人的香气。原色油浸鲤鱼,一汪白油,附着在鲜嫩淡白色的鱼肉上;红烧鲤鱼闪着金黄色……看了真个使人馋涎欲滴,食欲顿开。鉴定的同志品定了色泽火候,然后挟起一块,慢慢咀嚼滋味,半晌没有说话。老师傅葛绍山安详地说:“怎么样?不管哪方面的,只要不够标准,就指出来,我们再努力改进。不要因为我们是开始试制……”在场的人都懂得他的心意:严格要求他们。作罐头是一件大事,出口商品关系到国家声誉,这是为国家争取光荣的任务!

鉴定的同志认为原色油浸鲤鱼,油浸、红烧鲤鱼三种已达到出口水平,有资格送到上级机关作最后审定,“番茄鲤鱼的色泽,如果再鲜亮一些也可以……呵!没有更好的番茄么?我回去就给你们调拨来!”这难道还不令人感动么?仅仅是开始,他们便取得了这样好的成绩!可是老师傅为什么不露出兴奋的神色?原来他们雄心勃勃,他说,党和领导这样关怀,他们一定要把小白鱼做得和驰名的凤尾鱼媲美,还要做鸡肉、鸭肉罐头,等等。他说,如果能等待,晚间或者明天一早,便可请大家尝到。……他立刻走到车间,对年轻人宣布他们初步获得成功的消息。这时候,车间里呈现一片欣喜,刀声响亮,油在沸腾,机器快速转动……奏着更加愉快的劳动乐章。

达赉湖,我多么想看到你那全部明媚多娇的风姿!可惜,天公不作美,淫雨连绵,我不能久待,必须向你道别。请原谅,我不能把你好好赞美!

战斗在冰湖上的同志,原谅我来的时机不巧,不能亲眼看到你们劳动,逼真地描绘下你们全部的劳动热情。但是,我要说,我怀着满腔热忱,写下了我的听闻!

1959929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原载《美丽的呼伦贝尔》上海文艺出版社1960



上一篇:艺文(三)名人诗词

下一篇:散文(二)



相关评论:(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
相关评论无
打印本页
 
 
乱片子-国产乱人视频在线观看